满屏诗与远方的Instagram,怎么就成了杠精的温床?

当24岁的时尚博主Scarlett Dixon发布自己吃早饭的照片时,互联网就变成了她的伤心地。她写道: “美好的一天从一个微笑和积极的想法开始,当然还有煎饼、草莓和茶。”并配上了自己的美图,面容姣好的她坐在整洁舒适的床上,边上还放着心形气球。

 

在图片的一侧还能看到推广商李施德林漱口水的身影。这则帖子很快就被转发到了推特上。来自英国加的夫的Nathan评论说:“这不过是一个对任何人来说都正常无比的早晨。Instagram就是一个荒谬的谎言工厂。”很快,他的帖子获得了11.1万多个赞,是原博主点赞数的22倍,以及近2.5万次转发。许多人跟帖攻击,留下评论“虚假生活!”、“精神错乱的女人”、“打爆她的气球”等等。

 


在Twitter上,这种仇视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社交网络已俨然成为“仇恨言论”的温床。在这里,陌生人之间互相辱骂,偶尔又联合起来就某些小问题大骂名人。表面看来,Instagram像是最友好的社交平台:社区里主要是视觉信息,人们互动的方式也不过是双击图像、点赞图片;在这里,大量传播的帖子往往是出于积极目的,还有许多大v的主体是狗狗和猫咪。这样一个平台为什么也让人厌恶了呢?

 

对越来越多的用户、心理健康专家来说,Instagram的积极性正是问题所在。 网站引导用户上传积极向上、引人入胜的照片,鼓励用户打造乐观、有魅力的社交形象。但一部分用户会觉得这是误导,甚至是欺骗。如果说Facebook证明了每个人都很无聊,Twitter证明了每个人都很糟糕,Instagram则是让你担心除了你以外,每个人都很完美。

 

发帖之后几天,Dixon称讽刺的是,这种担心变成了为那些讨伐她的人辩解的理由。

 

她在后一条Instagram动态中写道:“每次刷新页面,都有数百条新增的负面消息,甚至还有死亡威胁。” 这次的配图是她在威尼斯的照片,手上还握着冰淇淋。 “现在有成千上万条推文在互联网空间里羞辱我。”

 

 

我的账号不是现实,” Dixon补充说, “我的意思是,谁会花时间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城市,坐在这里,手里拿着冰淇淋,脸上一直挂着微笑? 朋友们,这都是假象。”

 

“我不觉得我的帖子会伤害年轻女孩,但我同意Instagram会给人们带来虚假的期望。

 

Dixon的帖子是否有害还存在争论,但人们在Instagram不利于用户的心理健康这个观点上已经达成了一致。

 

2017年,独立机构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RSPH)在英国范围内对14至24岁的人,就五大社交媒体平台:Twitter ,Facebook,YouTube,Snapchat和Instagram展开调查。用户就平台对自己日常生活的影响进行排名,比如睡眠质量,Fomo(害怕错过社交网络的内容)等等。

 

调查显示,Instagram排名最后,得分情况不容乐观,特别是睡眠,自我形体影像(人们通过外界对自己体形及性别特征吸引力的评价而形成的自我感觉)和Fomo三项。整体来说,只有Snapchat与它相近,不过Snapchat在现实关系一项上有积极影响,因而不至于垫底。表现最好的是YouTube,几乎所有指标上都得到了积极的评价,除了睡眠一项排名倒数。

 


“从表面上看,Instagram非常友好,” 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的Niamh McDade说,“但是,就心理健康和幸福来说,没有太多互动的无休止信息轰炸并不会产生很大的积极影响。而且,你无法选择自己看到的东西,还经常看到一些假装是现实的图片。这种消极影响对年轻人来说尤为明显。“

 

McDade说,“有些人的信息推送里都是汽车,他们可能会因为自己负担不起而产生焦虑、抑郁的情绪。”

 

对来自伦敦的24岁的Stephen来说,这种不真实性导致他在网上做出了一些不正常的行为。他说, “当时我刚分手,非常心痛,每次在Instagram上看到前任的名字,我都很难过。我发现自己会用这种查看前任Instagram的方式“惩罚”自己,或者在搜索广场乱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慢慢的,我发现自己会看到很多有魅力的女生,然后就导致更多的女性出现在我的动态推送里。”

 

 “我慢慢养成一种不正常的习惯(形成一种扭曲的女性认知),而且我感觉更糟了。”Stephen停用了一年ins,这期间他写了一篇论文,主题是Instagram对健康的有害影响。

 

“Instagram的问题在于你几乎完全只分享积极的内容,”他说, “而在Twitter或Facebook上,你会看到更多不是‘嘿,看看我的美好生活。’的分享。”

 


几乎每个用户都有责任。即使我们的现实是悲惨世界,我们仍然在网络上分享虚幻的生活。住在开普敦的25岁叙利亚人Adnan说:“我从2013年开始使用Instagram,起初我很喜欢它,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从一个人人发布食物照片的友好环境变成了一个分享滤镜生活的竞争性社交平台。没有人是一帆风顺的,也没有人总是快乐的。 当我遭遇不顺,看到其他人‘完美’的生活时,我会感到非常沮丧。”他补充说,“我也很抱歉,总是向人们展示我生活中最美好的一面。”

 

但在过去,Instagram看起来还是完美无瑕的。是什么改变了引发这种反弹? 也许是这件事:2016年中期Instagram加入算法大军。这是该平台自2012年被Facebook收购以来最大的变化之一。Instagram将那些它认为你最想看到的、你关注的人发布的照片或视频顶置在你的信息流,而不按照信息发布的初始时间。如此一来,Instagram推送的其实是脱离实际的信息。

 


Talya Stone是Motherhood上的育儿博主(ID:The Real Deal),不久之后便在Instagram上走红,“很长一段时间里,Instagram是感觉有真实互动的地方之一。但是新算法的出现让一切成为了水中花。社交平台的重点应该是社交连接性,但奇怪的是,它们采用的算法似乎都与这种观念相背。”

 

经营生活方式博客Lust Listt的Victoria Hui表示,还有另一个问题也在消解“支持”Instagram的用户群体,也就是那些依靠广告和赞助谋生的人。 “新算法导致博主之间展开了人气竞赛,因此他们做出不道德的商业决策,确保自己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博主们开始购买粉丝,点赞数和评论,试图欺骗算法。Hui说,随着Instagram开始这种情况的监管,这些用户聚在一起,达成秘密协议,互相分享彼此的每一个帖子,以便产生“真实”和“即时参与”的效果。

 

虽然像Dixon这样的大v需要承担大部分“分享内容不真实”的责任,但是普通用户也难逃其咎。

 


卫报记者Alex Hern在今年早些时候停止使用Instagram,因为他意识到使用这个软件并不会让自己开心。他的Instagram已经上锁,只有几百个粉丝和帖子,而且几乎只用来以另一种方式与认识的人保持联系。在他的关注者里,最有影响力的是流行歌星Carly Rae Jepsen和一只有名的哈士奇。

 

尽管如此,每当他打开应用,都会有无尽的推送,除了自己以外,朋友和家人都拥有美好的时光。

 

比如,这位朋友的婚礼没有邀请自己,但却在推送里看见了照片。某位朋友在锻炼后,身体状态很好,用照片告诉了所有人。 还有一位住在纽约的朋友,显然来伦敦过了周末却没有告诉自己。

 


至少Alex没有遭受广告的困扰。由于隐私设置的小故障,Instagram以为他是曼谷青少年,只给我推送泰语的痤疮药物和肯德基的广告。 

 

当他和朋友倾诉自己的不满时,朋友的回应也是千差万别。 一些人建议取消关注那些售卖完美生活的大v博主,只使用能联系自己和关心的朋友之间情谊的应用。举例来说,Rob就遵循着关系网“不超过100人,只有家人和朋友”的准则。

 

但是Alex并没有关注任何大v,只有关心的朋友才最有可能让自己害怕错过他们的动态。

 

其他人则提供了完全相反的建议,认为问题出在没有追随足够多的大v博主。他们认为应该减少对朋友动态的关注,将Instagram当作信息和灵感的来源。玛丽推荐了自己的关注组合,“三分之一朋友,三分之一国会议员和三分之一变装皇后”。

 

确实,视觉媒体中也有一整个信息世界。虽然一些健身的Instagram帖子会让你感觉自己像是一团丰满的橡皮泥,但某些人的帖子却充满有用的建议,照亮了你的前路。

 

但是Alex也尝试了那个版本的Instagram,他担心自己这么做只是互动的假象,永远游走在完美的人们吃着完美早餐的世界边缘。 Facebook,Instagram也警告用户不要以这种方式使用Instagram。去年该公司在企业博客中写道, “总的来说,当人们花费大量时间被动地阅读信息时,也就是阅读但不与人互动,他们的感觉会更糟”。

  

Facebook的答案是每个人都应该发布更多内容,但是用户真的会这么做吗?另一种选择是遵循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协会的建议。作为“无屏幕滑动九月”活动的一部分,协会鼓励用户在某些时间段放下手机,例如在卧室或用餐期间。

 


当我分享Instagram带给我的痛苦时,有几个人提出一个可能的解决办法:放弃人,不要放弃Instagram。

 

天底下有足够多的狗狗、猫咪、小鸟、水獭和雪貂来填充社交网络的空白,比如水獭Jiro,美冠鹦鹉Gotcha 。当Instagram被萌宠占据,应该就不会心情低沉了。

 


虽然你可能会开始希望拥有一条更上镜的拉布拉多犬。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满屏诗与远方的Instagram,怎么就成了杠精的温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