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爱点亮的心灯:母亲眼中的不舍永远是女儿离家的痛!

因 爱 点 亮 的 心 灯

作者:王海鹰

在这个世界上,母亲是与我们生命联系最紧密的人。感念母亲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有的情结,她是我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是我们想要用尽天下最美丽的词汇来赞美的人。然而,每每在心里寻找最合适的词汇时才发现,就因为母亲是我们最熟悉的人,才让我轻易不敢动笔,就因为母亲是我们最亲近的人,才让我不知该从何处举箸,怕笔下的闪失破坏了那份来自内心的美感。此刻,我小心翼翼地剖开心扉,寻着记忆的年轮,来说说辛苦了一辈子的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个心地善良、待人宽厚、乐观豁达的人,她没有多少文化,只上过初小,也就是认得几个字罢了,但是她的行为品行却一直感染着我们。母亲是很孝顺的,对待公婆她从来是恭恭敬敬,表里如一;左邻右社谁家有了难事她都愿意帮忙。一次,邻居家的儿媳来我家串门,不小心把金耳环丢在了院门外,母亲拣到后,怕人家着急,赶快找去还了人家。她不仅辛辛苦苦把我们养大,照顾我们的生活,还教导我们如何做人,让我们懂得了宽容,懂得了回报。面对母亲无私的爱,任何华美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在这个世界上,母亲是与我们生命联系最紧密的人

在我的记忆深处有些事情永远使我难以忘怀,仿佛发生在昨天。我的母亲是个要强的人,她一辈子不知受了多少罪,可我们很少见母亲哭过。在她年轻的时候,由于当老师的爸爸收入微薄,我们姊妹又多,加上爷爷奶奶需要照顾,家境不是很宽裕,生活过得很拮据。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妈妈自然地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一边照顾年幼的我们、一边照顾年迈的公婆、一边在外面参加劳动挣点工分,放牧马羊骆驼、纺麻绳、打芦苇,在运销湖下装盐袋缝袋口、在农厂浇水种菜、植树造林、防沙护池等她都干过,并且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的手终年都是干涩粗糙的,没有细润过。父亲是老师,每天学校工作比较忙,套用一句“百无一用是书生”的古话,便让我觉得许多粗重的活父亲干起来不是很内行。因此,为了我们的衣食,为了帮父亲减轻生活负担,为了供我们读书上学,粗重的活多数也就落在了母亲柔弱的肩上,许多时候,她甚至要干好多男人们才干的重活,吃尽了苦头。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的手终年都是干涩粗糙的,没有细润过

记得有一年冬天,母亲在离家三公里以外的芦苇荡打芦苇,当时天寒地冻,异常寒冷,几天几夜都回不了家。因为想念我们,她好容易来家里一趟,却见她手脚冻得红肿,疲惫的支持不住,睡了一晚就又回去了,母亲那憔悴的身影,在我的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终于等到我们长大成人,家境也渐渐地宽裕起来,操劳了半辈子的母亲好不容易有了闲暇,可以享受生活了,我们姊妹们却又成家立业,相继有了孩子,于是,母亲又开始帮我们带起了孩子。

人们常说:“越老越思亲”。这句话一点不假。多年的历练磨就了母亲坚强的性格,从小她就不太习惯与我们有过份亲热的举动。年轻时的母亲由于生活的压力,脾气有些急躁,小时候的我们是极其淘气的,她管束着我们,有时惹恼了她,她便会不客气的训斥我们一顿。后来随着年岁的增长,母亲的性格越来越变得和蔼可亲。真正读懂母亲是在我十九岁离开母亲、离开家来金昌工作以后,一向严肃的母亲在我每次探亲回家时都无微不至地嘘寒问暖,十分的殷勤。等到我假满返回的时候,她总是恋恋不舍地送了一程又一程。母亲眼中的不舍永远是女儿离家的痛!我知道,她永远想念着离家在外的我和妹妹,如同我们永远想念着她一样。

母亲眼中的不舍永远是女儿离家的痛!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她那双充满慈爱的眼睛,和那双粗糙的手,在我人生最底谷的时候,给了我数不清的温暖与关怀。辛酸也是温暖的母爱让我感到幸福、充实。当我们思乡、想家的时候,当我们身处困境的时候,母亲就是我们最坚实的感情依托。

而今,随着岁月的流逝,母亲的两鬓早已染上雪霜。现在,赋闲在家的母亲喜欢时尚的衣着,喜欢看婆婆妈妈的言情剧,也时常关注时事新闻,虽然每次看过以后她的评论总是有点南辕北辙,常常引得我们发笑,但是她“关心国内外局势”的热情却始终不减,让我们直呼惭愧。

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的母亲,从母亲的那里我得到的不单是爱的抚慰,还有做人的道理。她赋予我们生命,也赋予我们做人的秉性,她为人可爱的性格、她努力生活的精神、她吃苦能干的坚韧、她善良淳朴的品德都将一一地影响着我的一生。

王海鹰 创建于2018年9月8日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因爱点亮的心灯:母亲眼中的不舍永远是女儿离家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