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款重磅新药上市在即揭秘百济神州如何走到收获期

浏览量:271 次

大手笔研发烧钱、连续八年亏损的百济神州,伴随其自主开发的BTK抑制剂(Zanubrutinib, BGB-3111)和PD-1抗体(Tislelizumab,BGB-A317,替雷利珠单抗)递交上市申请,收获期渐近。而就在今年上半年,百济神州以2.74亿美元晋升国内肿瘤药物研发投入最高的生物医药企业。

 

百济神州的成长黄金期,恰逢国家药品监管政策与国际接轨,提升国内药品质量标准保障用药安全,鼓励创新满足临床需求。在这样一个有利于真正搞创新的企业的大环境下,将自己定位于“In China , For Global”的百济神州不断加码研发投入,择机引进高端研发、管理人才,扩建生产基地,补充成熟产品和销售队伍,已经发展成为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型企业(见:专访百济神州梁恒 | 全球资本缘何涌向中国抗癌药研发新星)。

 

加码创新投入

成为研发一哥


谁是国内研发一哥?从来没有标准答案。仅从研发投入来看,恒瑞在这个位置上盘踞多年。但是从2018年上半年的研发支出来看,百济神州已经超过了恒瑞2017年全年的研发投入。

 

百济神州、恒瑞医药、复星医药近3年研发支出(亿元)

来源:各公司财报

 

百济神州的研发为什么会烧这么多钱?从其在研产品的进度上便可见一斑。百济神州目前有6款自主开发且处于临床阶段的在研药物,其中3款处于后期临床阶段,包括已经在中国提交新药上市申请的Zanubrutinib(BTK抑制剂)和替雷利珠单抗(Tislelizumab,PD-1抗体),以及处于全球III期阶段的pamiparib(PARP抑制剂)。

 

医药魔方全球新药库信息显示,百济神州开展了10项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刚刚报产的PD-1抗体Tislelizumab开展了6项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在全球累计招募患者人数多达1500余人。


Tislelizumab临床试验进度 


如此多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全面铺开,百济神州的研发投入飞速增长就不奇怪了。那么放出“要做就做最好”豪言并且砸钱研发的百济神州,产品的表现如何呢?

 

从几款已获批或申报上市PD-1产品公开披露的cHL适应症临床数据(恒瑞未见披露)来看,信达和百济产品的ORR都明显高于进口产品,特别是百济神州披露的中位随访7.85个月的CR还高达61.4%,这个数据要远好于两款进口PD-1药物。

 

4款PD-1单抗治疗cHL临床数据

来源:Clinicaltrials;信达生物官网;百济神州官网

 

毫无疑问,像百济神州这种以研发起家并且以研发驱动发展的创新药公司,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是支撑其走向成功的必要条件。

 

吸纳精英人才

变身综合型药企


对于创新药企业,人才比资金更重要。换句话说,创新药企业有了资金不一定能成功,因为新药研发天然就伴有很高的风险,但若是没有优秀的人才,一家创新药企业几乎是一定不能成功的。当然,这里所说的人才不仅包括精于研发的“聪明大脑”,还包括给供公司发展掌舵的管理团队,以及在新药上市后帮助赢得市场的商业翘楚。

 

百济神州自诞生之初,就拥有王晓东和欧雷强这对黄金搭档组成的最牛创始团队,并锚定了肿瘤的核心业务方向。在百济神州资金最困难的2013年,欧雷强凭借自己出色的商业拓展能力,通过对外许可产品开发权益给公司带来了活下去的研发资金。

 

2016年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前夕,百济神州又请来了此前曾经在华尔街身经百战的梁恒博士作为首席战略官兼首席财务官,充当公司发展的“参谋”。IPO上市让百济神州此后再未遭受过资金的掣肘,可以更放心地把精力投入到产品研发上。

 

上市之后多次定向增发提供的充实资金保障,让百济神州有底气围绕“In China, For Global“的策略推进产品开发,最关键的就是吸纳了包括来自基因泰克的优秀科学家在内的大量海外优秀人才,组建了一支强大的海外临床开发注册团队。

 

至于随后吸纳Celgene的中国销售团队,聘请吴晓滨博士担任公司总裁和中国区总经理,则是百济神州发展到临近商业化运营阶段所做出的最佳选择。

 

回顾百济神州的整个发展历程不难发现,优秀创始人团队可以为公司的发展打下扎实的根基,后续不段加入的优秀人才则让公司的发展达到新高度。好公司的平台效应会吸引优秀人才源源不断的加入,这是百济神州走向成功的关键因素。


找对投资伙伴

与资本同心同行


资金也好,人才也好,对创新药企业的发展都是至关重要的,而能在这两方面给一家创新药企业提供极大帮助的就是愿意跟企业同心同行的投资人,这一点在百济神州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

 

医药魔方记者梳理百济神州的招股书发现,从2014年的A轮,2015年的A-2轮,到2016年纳斯达克上市,上市后的三次定向增发,再到此次赴香港交易所上市,百济神州一共进行了7次公开募资,累计募资23.59亿美元,而高瓴资本在百济神州的这7轮募资中一路同行,风雨同舟,是其在中国唯一的全程投资人。

 

百济神州公开募资信息

2014年11月,完成7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高瓴资本领投

2015年4月,完成9700万美元的A-2轮融资,高瓴资本领投

2016年2月,在纳斯达克完成1.82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售

2016年11月,完成2.12亿美元的随后公开发售

2017年8月,完成1.9亿美元的随后公开发售

2018年1月,完成8亿美元的随后公开发售

2018年8月,在香港交易所完成9.03亿美元的首次公开发售

 

高瓴资本相关负责人对医药魔方记者表示:高瓴投资百济神州,首先源于双方理念的契合。高瓴价值投资的基因决定了它骨子里不求短期回报,可以放眼十年二十年,做时间的朋友。其次,我们从来不做甩手掌柜,而是积极帮助被投企业整合资源,撮合百济神州与新基的合作,是我们依靠深厚行业积累推动被投企业商业化进程的典型案例。”

 

“做创新药离不开资本投入。高瓴资本对于百济神州持续不断的支持,早已超越了单纯资金投资范畴。“百济神州董事长、共同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欧雷强也曾在接受采访时对外坦言,“高瓴资本通过多方面、及时有效支持,帮助百济神州从一家创新药研发公司,转变为集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综合型企业。像高瓴资本这样,既熟悉中国市场和医药健康行业,又是颇具影响力的战略思想者,是极具价值的。”


医药魔方在《十字路口 | 留在大型制药企业 or 奔赴生物技术公司?》一文调研中发现:募集资金似乎成为了生物技术企业最大的挑战之一!即便是很好的项目,也有可能因为没有遇上聊得来的合适投资者而错失机会。

 

不过在高瓴看来,投资医药创新行业,不能仅仅依靠“确认过眼神”的神交契合,更为关键的是能够对像百济这样有潜力的企业持续、专注下注,并尽可能提供不限于资金方面的帮助,譬如商业项目的引进,人才团队的补充,企业运营管理等多方面的帮助。


高瓴资本与百济神州的故事,也是投资机构助力创新药行业发展的缩影。在两者合力推动下,中国医药创新的新纪元也才刚刚开始,在此也衷心希望:中国的所有创新药企业与资本的合作如百济神州与高瓴资本的故事一样,双方坚定同行走下去,直到守得云开见月明,如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所言,未来生物科技的创新将超乎大家的想象。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两款重磅新药上市在即揭秘百济神州如何走到收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