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上亿元,深醒科技专注人脸识别,扎入安防市场,2017要做营收第一

[ 导读 ] 卢臻认为2016年人脸识别在安防领域是雷声大雨点小,很多进入安防行业者只是搅局,仅有少数几家人工智能公司能够真正达到安防行业用于实战的苛刻要求。

(左一:卢臻、右一:袁培江)

专注安防领域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深醒科技,在2017年1月6日宣布完成亿元级别A轮融资,由昆仲资本、经纬中国双领投,清科创投等机构跟投,资金主要用于研发人员引进和市场服务体系搭建。

深醒科技成立于2016年1月,是一家从事人工智能方向,集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以人脸识别技术切入AI战场,目前专注在安防领域人脸识别方向。

在公司创办之初,深醒科技就基于“技术+商业化”搭建了合理的核心团队。目前,深醒共有6位联合创始人,其中三人为技术型人才,由袁培江带领。袁培江师从中国人工智能泰斗张钹院士和加拿大两院院士Patel教授,在计算机视觉、人脸识别与智能监控等领域有丰富的研发经验。

创始人卢臻原本是一家军工A股上市企业的核心高管,基于Alpha GO对战李世石的惊讶,在实现财务自由之后觉得人工智能是一个不错的发展契机,既当天使投资人也当董事长,将深醒科技的人脸识别技术推广应用。

在获得新一轮融资之后,深醒科技由于团队扩张,搬出了三元桥,在采访过程中,主管商务的董事长卢臻和主管技术开发的创始合伙人袁培江一致认为,人工智能的特点是技术导向型,但既然是做TO B或者TO G的生意,系统的服务和商务能力将成为决定企业长远发展的重要驱动力。

现在的安防系统人脸识别产品竞争还是很激烈的,入局者都以开拓市场为目的,利润空间比较薄,董事长卢臻认为。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商汤科技、云从科技与深醒科技在技术上各有特色,深醒科技更专注于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等)和蒙面(戴口罩)、戴墨镜场景下的人脸识别。

技术层与应用层差距有多大?

实验室和应用界在视觉识别方面是不一样的,袁培江反映这样一个信息,尽管在实验室场景下能达到90%以上的识别度,但是在实际应用场景下识别率低于实验室级别。

实验室都是标准的照片,但实际场景识别过程中,一是没有通缉犯清晰的照片,甚至通缉犯的反侦察能力还很强,摄像头光线、角度不可控、图片清晰度也不可控,公安群体最大的需求是在发现嫌疑人之后,如何快速地锁定嫌疑人所在的区域,但是市面上部分人脸识别公司的产品延报导致出警捉拿难度加大,或者频频误报挫伤公安人员信心,导致弃之不用。

基于上述,袁培江认为深醒科技的算法重心在两个方面:①嫌疑犯没有完好、清晰的正面照,依然能够捕捉;②多摄像头联动锁定嫌疑人轨迹。

人工智能产品既然是TO B和TO G的生意,服务需求很重

TO B和TO G的市场对人工智能的需求性更强烈,深醒科技联合创始人卢臻表示。“任何一项技术在C端得到广泛应用,都是建立在多个成熟技术的集合之上。而在这个集合出现之前,支撑技术型创业公司的一定是B端市场。”

人脸识别的应用是一个高度定制化的东西,这意味着拓展速度不像其他产品能够快速复制。后台的研发人员需要花大量时间去调算法,提高识别率。这是一个很重服务、重调整的工作。

卢臻认为大部分的视觉识别公司创始团队都是科学家为主,这很重要,但也不能忽视商务团队的重要性,在2016年的营收上,全行业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但作为企业,总是要以盈利为目的,这样在销售和研发的推进上能够取得比较好的平衡。

技术创始人袁培江早期做过很多技术化落地的探索,但是不能够实现产业化,他认为错误的办法千奇百怪,而成功的办法往往只有那么几种,而在卢臻提供的商业化方案上,他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性。

人脸识别的安防产品销售速度快不起来,必须要试用

虽然资本和企业都在炫技术和融资,基于人脸识别要么是TO B,要么是TO G,企业和政府机构要尝试新产品有一段试用期,投标流程繁复、回款周期长。2017年虽然在发展的曲线上,卢臻判断不会有营收上的大高潮,预计2018年才能迎来营收的大丰年。

卢臻认为选对了方向已经成功了一半,有多年TO B经验的他认为TO B的生意快不了,每个客户都要持续跟进服务。因此,商务和技术配合双导向是深醒科技的杀手锏。

在人脸识别的算法模型构建中,最基础的需要有人脸库和视频库,但是很多省市区发展水平不同,有些连高清摄像头都未能实现,有些没有过多保存数据,所以最基本的人脸库和视频库不全,这也成了人脸识别在安防领域全面铺开一个限制性因素。

技术创始人袁培江认为,人脸识别在热度很高的时候通常是最初期阶段,投资推动了各种热点,而系统性的服务和商业推进反而会成为热度过后人脸识别企业排位最大的助推力。

人脸识别在安防领域首先爆发是由于人类自身能力解决不了问题

“中国通缉犯在册的上百万人,公安专家顶多能记100张脸”卢臻用手机展示,在菜市场随机拍摄一位老太太,基于贵阳6000万的人口库,经算法比对分析,能够迅速匹配到本人身份证信息。

现阶段很多罪犯都跨区、跨省生活、历史遗留的案件也越积越多,这给到公安很大的工作压力,因此人脸识别技术能够很大程度解决上述的问题。

董事长卢臻认为:拿下一个地区的安保系统,需要结合当地的人脸素材库先训练模型,通过训练,算法模型的地区特性就出来了,而地区性的模型能为技术增益,同时成了新壁垒。

据悉,深醒科技的产品特性跟原有人脸素材和视频素材特性有关,早期的战略合作伙伴为深醒科技在训练算法上提供很好的原素材。尽管如此,贵阳、新疆、云南等各个地区的人脸特性各有不同,所以这就需要在基础模型上做地区性的模型再建。

好的产品靠口碑传播,而差的产品将做坏市场

公安会疑惑如果一天过去,系统没有任何汇报,这意味着系统不好使呢?还是当天没有嫌疑通缉犯进入镜头区域?因此深醒系统会将当地几个民警的照片录入到目标名单,对现有系统的运行达到监测运维的功效。

部分人脸识别系统计算速度跟不上而导致误时,这导致了公安出警捉拿嫌疑人的难度增大,当屡次系统报警而公安捉不对人,轻则公安放弃系统,重则大家质疑人脸识别产品,因此,大家比拼要拿出质量好的产品,避免做坏市场,坏了口碑,卢臻所反映。

区别于其他纯产品或者方案售卖的人脸识别公司,深醒科技以服务输出,会配合当地公安准确部署每一个摄像头的位置、光线、软硬件调配,卢臻认为,只有这些细致服务跟上,才有做TO B生意的基础。

政府的安防系统升级购置是综合性的考虑,跟成熟产品不一样,人脸识别作为新的产品通常以小组PK的形式先筛出前五,随后甲方面向前五的企业提出购买意向,然后开展招投标工作。简单理解,技术是第一关,其他服务和性价比是第二关,都通关了才能进入公安系统。(基层调研、试用、出战果、招投标)

人脸识别技术切入点各有不同,深醒目前不准备做硬件摄像头和芯片

区别于格林深瞳专注于摄像头的改造,深醒主要是在软件端发力,卢臻认为硬件太重了,并不是一个初创型企业触碰的能力范围,而且现在的人工智能算法完全有能力做到相当精准人脸识别,达到公安使用级别。深醒科技卢臻认为人脸识别现阶段核心是软件层面,并且能够兼容到每一款摄像头,实现人脸识别的安防功效。

“我们也看到很多企业做人脸识别芯片,这是一个方向。但是如果市场需求跟产品匹配不上,很容易就成为先烈了”袁培江认为人脸识别切入点各有不同,不管是软件产品、硬件平台还是芯片,关键还是落地到应用层。

落地到应用层面,研发人员根据被训练过的算法模型做参数微调,通过讨论,在不同光照、姿态、背景下能够提高识别率,但也不一定是准确的,所以需要反复讨论,进行算法模型探索,这些尝试会累积成经验,帮助模型不断迭代,优化,这是一个反复的过程。

而这种调试需要具备经验的技术人员多次跟进钻研,因此行业性人才随着项目蜂拥而至而变得稀缺。

通过访谈,初步判断人脸识别在安防领域市场空间很大,但由于是TO B和TO G的生意为主,其铺开的周期比较长,人脸识别仅仅在软件层面达到了一个技术的改革提升,在产业链协同,人才缺口、市场接受速度,服务能力才开始部署,行业对人脸识别的期盼高于落地的效果,仅有少数几家人工智能公司能够真正达到安防行业用于实战的苛刻要求。

作者精品文章:

人工智能老兵张连毅:捷通华声经历三次转型,因时势去,因时势来

没有他们,中国人工智能远落后美国,中国人工智能创业领军20人

继围棋之后,创业圈热爱的德州扑克又被人工智能拿下,无敌人工智能?

声智科技陈孝良:没有好的语音数据收集,语音识别和交互不可能做好

瞄准语音大数据市场,PK科大讯飞,普强信息要做行业营收第一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融资上亿元,深醒科技专注人脸识别,扎入安防市场,2017要做营收第一